Thursday, December 28, 2017

Quebec圣诞冰雪行 6

今天极寒警报继续。经过昨日的修整,大家今日又重新燃起滑雪的热情,准备去大牛他们附近的Sentiers du Moulin雪场再战江湖。

去年冬天来这边度假只专注于滑雪了,原本计划中的Snowshoeing都没实现。今年想着一定要去Jacques-Cartier Park爬山,但昨晚和大家一商量,Eva和70都不想走太过艰难的路线,而QQ更是惧怕严寒准备宅在家中呢。后来好不容易QQ同意去走路,但70又被TT等人忽悠去滑雪了。思来想去我最终还是打消了去公园爬山的念头,毕竟让别人在山下长时间枯等不太好,而且路途不近再加上各种接送,到最后可能也无法尽兴。于是昨晚的决定是我们和70一起去滑雪,QQ和Eva去雪场Snowshoeing。

今天早起一看,计划有变。Charles在他们附近找到一家私人的Outfitter,准备先陪Eva一起去走路,然后再去滑雪。大牛召唤我们也来个双休,Guanwei欣然同意,这Snowshoe带来总要找机会用一次吧。

我们和养生院先去雪场回合,Michael,Josie还有70去滑雪,剩下的人去Snowshoeing。Pourvoirie du Lac Beauport就在冰场附近,这里最热门的是Snowmobile和狗拉雪橇。出发之前先和雪橇犬们玩一玩儿。这只黑狗体型硕大,行动迟缓,想来已经进入暮年了吧

精力充沛一脸呆萌的二哈


冬日山野间的寻常景色


我们走的这条Trail号称有Three Summits,在山顶可以看到Quebec老城的古堡酒店以及St. Lawrence River。既然是去山顶就意味着要一路上山了


Trail Running摆拍

还记得第一次尝试Snowshoeing是和好友Allen夫妇在Wye Marsh,那是2006年的情人节,不知不觉间时光已飞逝过12个年头。那两双从Canadian Tire买来的雪鞋陪伴我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冬天,去爬山,去看冰瀑布,直到2014年才终于升级成两双MSR Lighting Ascent。也是在同一年我们开始学习越野滑雪,这两双雪鞋从买回之后就束之高阁,备受冷落。如今滑雪之余穿上雪鞋漫步山林,少了几分刺激,多了几许随意。Hiking,依然是我们的心中最爱



Photohiker嘛,一路当然要边走边拍。只不过除了相机,如今更常用的手机和GoPro


闲庭信步,踏雪山林


连一向以严谨摄影著称的Charles如今也加入了拍快照的行列,F-stop,三脚架,测光表和滤镜统统留在家中,一路上不离手的只有数码微单。风景虽美,但最美的却是风景中的人。

近一个小时后终于爬到了山顶。介绍上所言不虚,极目远眺真的可以看见高楼林立的Quebec City

在Selfi盛行的今天,用相机拍出的正经合影愈加弥足珍贵

山顶的大合影

看看地图,剩下的两个Summit还离得很远。于是大家一致决定原路返回,想休息的休息,想滑雪的滑雪。下山的一路轻松了许多,很快就回到了山脚下。雪橇犬们依旧在原地待命,除了那两只耐寒的二哈,大部分狗狗都蜷缩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看着好可怜。


假期中唯一的一次徒步

下山之后QQ跟着Eva回了Cottage,Guanwei和我则直接来到雪场。进了Chalet后发现70已经滑完两小圈,就等着回家了。Guanwei和我先吃午饭,期间听70说今天太冷,雪很硬很难滑。闻听此言不禁想起了当初在Gatinau的极寒中滑雪的惨状,再加上这个雪场Skating只有黑道,种种困难让我不禁打起了退堂鼓。最终Guanwei决定一个人去滑一圈#40,而我则临阵逃脱,留着Chalet里晒太阳吧。

我和70坐在Chalet的沙发上刷网,正看着手机时忽然旁边有个黑衣人和我们打招呼,定睛一看居然是Michael。他不是和雪马二人组去滑大圈,不到天黑不收兵吗?怎么如今还不到两点就回来了呢?仔细一问才知道他们今天改变了计划,决定趁体力好先走到黑道。三个人上到Hut Gervais后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把火炉点燃,而后继续前行时不知哪里拐错居然就回到了起点。

TaiRan和WangYi研究了半天地图,最终也没有搞明白哪里走错之后颓然的坐在沙发前面的地上。昨晚TaiRan还踌躇满志的计划着今天一定要滑到最远端Hut La Tanière,可谁知早上一出门就不顺。先是LiangTao没有拧紧盖子,水瓶漏水打湿了衣服,不得不借姐姐的滑雪服才上了雪场。更没想到的是又被改了路线还走错路,眼见着离日落没两个小时了,看来完成终极目标已经越来越渺茫了。WangYi还试图找条捷径先开车到半路然后再滑雪,但是研究了半天才发现那些所谓公路其实都是Snowmobile Track。

三个人各种举棋不定之时,Charles吃过午饭风风火火的赶到雪场。在大牛的鼓舞之下终于决定去追随大牛,而TaiRan依旧沉浸在希望破灭的沉重打击中,一脸生无可恋的沮丧。最终还是火娃在舍命陪君子的承诺下搀起了瘫倒在地的TaiRan,四个人安置好行囊,揣上头灯,义无反顾的再次上了黑道。

Guanwei也出乎意料的早早归来。这家伙一开始上了Classic Trail,后来好不容易上了正道但是雪很硬不好滑,因此半截就折返草草结束了。

送走四位滑雪英雄我们就接上QQ打道回府了。顺路还买了冰激凌和红薯,回家后先是喝茶聊天吃甜点,等天黑之后开始准备晚餐。

昨日去聚餐,导致如今家里的食材过剩,因此今日的晚餐丰盛异常。

昨天就炖好的肘子在冰箱里凉了一晚,如今的凉拌肘花肥瘦相间,肉香浓郁。其他两道四季豆炒牛柳和清炒大虾也出自Guanwei之手。特别声明大虾是我摆的盘,很惊艳吧。70做到酸菜鱼很不错,霸王花猪骨汤我们更是第一次喝。

虽然晚饭吃得很饱,但当作为宵夜的烤红薯出炉时还是忍不住吃了一块。最后撑得我都快走不动路了。

雪马四人组披星戴月,终于是在6点前平安归来。受了壮士们的鼓舞,今晚我们也看起了各种滑雪的鸡血片。明天的Camp Mercier被大家称为终极大Boss,想来又会掀起新一轮的终极挑战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