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3, 2017

千里莺啼绿映红 - Point Pelee观鸟

五月的多伦多,春花烂漫,草长莺飞,正是一年之中最美的花季,同时也是难得的最佳观鸟时节。朋友告知大瀑布植物园的海棠已然盛放,真是纠结周末是该去拍花还是打鸟。周五正好赶上Guanwei生日,最终还是决定和他一道南下去观鸟吧。

 周六一早收拾行装,带上帐篷睡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观鸟行。这趟出游也算是临时起意,连住在哪里都是路上才敲定的。周六上午公司还有个Release,因此临近中午时分我们在小镇Tilbury的Service Center还得加班。好在干活的人还算靠谱,半个小时搞定。

午后我们在Wheatley Provincial Park安营扎寨,露营的热门季节还没到,园中的营地甚是冷清。等我们赶到Point Pelee National Park的时候已经快2点了。今年加拿大所有国家公园免费,来这里倒是方便了许多。只不过园里人真多啊,Visitor Center早已人满为患。我们被安排停车在West Beach,然后索性就先沿着相对清静的West Beach Footpath信步游来。

一下车满耳就充斥着悦耳的鸟鸣,很快就发现了在枝头雀跃的Yellow Warbler。想必它就是文人墨客笔下常常提及的黄莺吧,小小的黄鸟体态轻盈,叫声清脆悦耳。

“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这动听的鸟鸣也会搅扰少妇的望夫闺怨。

见到这么多小黄雀我们高兴坏了,一开始真是拍个不停。很快我们就发现这里的Yellow Warbler实在太多了,到后来简直和American Robin一个待遇,完全没有拍照的资格。

Eastern Kingbird。虽然其貌不扬,但个头大,比较容易拍照。

White-crowned Sparrow也很多,在草地上成群结队。虽然只是麻雀,但头顶的花纹和翅膀上的羽毛还是很漂亮的


一对Orchard Oriole,在旁边人的指点下才知道名字。

 在树林之中,叫声最是婉转悠扬的要数Baltimore Oriole,也就是俗称的黄鹂鸟。小学生都能背诵的诗词,“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寥寥数语,明媚春光已跃然眼前。

Barn Swallow。“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小燕子已经完成了迁徙,开始衔泥筑巢,准备生儿育女。

引吭高歌的American Redstart

沿着湖边走了一段之后我们转入树林中的Woodland Nature Trail。林子里真的是鸟语声声,但要想在日渐浓密的枝叶间找到那一个个娇俏的身影还真是难啊!Guanwei背着大白,我拿着望远镜,这一路边走边找边拍,可比一般的Hiking累多了。

小路经常要穿过林间湿地,一座座简陋的小木桥都变着号码。走到Bridge F的时候被桥边蜂拥的人潮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所有的长枪短炮都对着水中的一截枯树桩。旁边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们大家都在等Prothonotary Warbler,因为能够向北迁徙来到加拿大的数量很少,因此属于极为罕见的品种。据说今年只来了四只,一对在Point Pelee,另一对在不远处的Rondeau Park。

正说着就听见身边各种相机的快门声嘁里喀嚓的响成一片,一抹娇艳的黄色从眼前一闪而过,然后就落在我眼前的树枝上。细细端详,那黄蓝交叠的羽毛十分美丽,即便只是惊鸿一瞥也令人过目难忘。

两只小鸟正在辛勤的衔泥筑巢。哦,好像叼的不是泥,而是枯木上的苔藓,轻薄柔软,大概还很保暖吧,就如同羽绒一般


蓝色的翅膀舒展开来更加的漂亮

这根斜插在水中的枯木已经快朽成渣渣了,如今因为这两只漂亮的小鸟,不知道会出现在多少大师的镜头中呢。

看着这精灵般的鸟儿在身边上下翻飞,心中亦是暖意融融

阳光下靓丽的羽裳,轻盈的身姿

Point Pelee算是著名的观鸟场所,来之前就预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很多“鸟人”,长枪大炮早已是司空见惯,不过向这样推着板车来的还是头一次见,真是没有最牛,只有更牛。

离开Visitor Center后我们又去DeLaurier Homestead Trail走了一圈。先是遇上一只会不留秋的Gray Catbird,虽然颜值不高,看在第一次看见的份上还是拍了两张。


Common Yellowthroat,脑袋上戴着个黑眼罩,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很是搞笑



胖乎乎的House Wren


傍晚出园后去镇子里吃饭,随后回营地点篝火。我们附近只有一户邻居,居然搭了三顶帐篷,晚上快10点才回来,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聊天,很是闹腾。唉,这就是喜欢清静的我们更偏爱Backpacking的原因吧。

周日早早起床,收拾东西的功夫就只见东方的天空红霞漫天,只可惜营地是在树林中,完全没有任何景致可言。俗话说朝霞不出门,看来今天的天气好不了。拔营起寨后直奔Point Pelee,我们到公园里时刚过8点,而Visitor Center的停车场竟然依旧满员。这来观鸟的人可真多啊!我们在Visitor Center吃了个简单的早餐,随后就坐着Shuttle直奔Tip。一上Trail就看见前方人头攒动,大家一个个翘首张望,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好鸟。


我赶紧向旁边一位扛着大炮的鸟人请教有什么发现,却赫然发现站在身边的竟然是以前公司的经理。只见他一身迷彩,斜挎在胸前的是Canon 7DII + 500F4, 俨然已是专业鸟人的打扮。想来上一次偶遇时他还专注于拍动物,刚刚从非洲Safari回来。攀谈之际才得知这两年他已经更关注于观鸟拍鸟了,年初更是去了南美,收获颇丰。

想来离开先前的公司已经快10年了,而上一次与他邂逅也是在7年以前(Halton散步观鸟),想不到相互之间还能一眼认出。有趣的是7年他用着5D加大白让Guanwei艳羡不已,而今终于凑齐5DIII加大白的Guanwei却依旧对他的500/F4垂涎欲滴。


Least Flycatcher

Indigo Bunting。原本是一身靓丽的蓝羽,无奈天气太过阴沉,离的又太远,完全拍不出他应有的美丽。

Palm Warbler。阴天的树林中光线昏暗,原本很漂亮的羽毛在镜头下不够艳丽


Ruby-throated Hummingbird,安省唯一的一种蜂鸟。以前只在盛夏之时见过,没想到它们这么早就回来了。


Yellow-rumped Warbler,春天里很常见的小雀。


 在小路上遛达的时候迎面居然跑过来三只兔子,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显得个头很大,耳朵也更长

 这是什么表情?

一只散步的火鸡

 沿着林间小路很快就转回了Woodland Trail,再次见到Prothonotary Warbler


两只鸟儿在枝头上下翻飞忙着筑巢,全然不顾一天到晚无数的镜头追着它们拍照不停。


 天气阴沉,很多鸟儿就是看见了也拍不好。Guanwei渐渐的没了耐心,于是我们便离开Point Pelee,来到附近的Hillman Marsh Conservation Area。Bird Festival期间这里也是重要场所之一,但好像是水鸟居多。虽然门口的List上也写着很多我们没见过的鸟,但我们在里面走了一小圈,没见到什么新奇的品种。

悻悻然的离开保护区,我们踏上归途。午后找了个Subway填饱肚子,看看天气有些好转,便顺路拐到Rondeau Provincial Park一游。在门口拿了张地图,想来Marsh Trail太长,我们就挑了个路边的Spicebush Trail走走。没想到这条Trail选的太对了,此时天气已经逐渐放晴,林子里的鸟儿真多啊!

Rose-breasted Grosbeak,Male,外号红领巾,还挺贴切的吧

男生羽毛鲜艳,女生的颜值可低多了

Northern Parula,去年在Bruce半岛第一次拍到


Black-and-white Warbler。名副其实的黑白二色,也是当年在Bruce半岛第一次见到

Black-throated Blue Warbler,Female。蓝黑相间的公鸟也在旁边,不过没能拍下来


Hermit Thrush,百啭千声的画眉


Scarlet Tanager,在春日的新绿中最炫目的一抹红色。


一双黑色的翅膀在通身红羽的衬托下显得又短又小,非常可爱


除了这些曾经拍过,认得出来的鸟儿,我们还遇到了很多只在别人的照片中见过的各种小雀。Guanwei和我感觉如同老鼠掉在米缸里,那份兴奋和满足无以言表。

Warbling Vireo,很低调文静的样子


Magnolia Warbler,黑黄相间的羽毛

Cape May Warbler,腹部的黄黑花纹更明显一些


Blackburnian Warbler,Male。这脑袋上橘黄色的羽毛太漂亮了


Blackburnian Warbler,Female


这表情,好像是怒了

White-throated Sparrow,头上的那一点橘黄点出了它的与众不同

 这次的观鸟之行收获丰硕,还是第一次在春季来到Point Pelee National Park,独特的地理环境吸引得远途迁徙的鸟儿们在此休整驻足。短短两天,我们见识了园中鸟儿们和鸟人们的盛况。想来Guanwei和我喜欢观鸟拍鸟也有四五年了,拍到过的鸟也有上百种了。可如今到了这里才发现自己实在是才疏学浅,身边的人几乎各个都是鸟类专家,而我们却连鸟的名字都叫不出,差距好大啊!没别的可说,好好学习才是硬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