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30, 2016

赛前训练 - 喜忧参半的 Stage 6

今天阳光明媚,小伙伴们按计划又开始为接力赛加紧训练了,划船的划船,跑步的跑步,我们骑车的也要继续实地训练一下了。

昨天火娃拿到了Joyce的山地车,今天我们俩准备去我的第6段和他的第7段实地试骑一下。火娃今年要参加划船和山地两项比赛,今天对他来说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体验一下实际比赛时一日两赛的感觉,顺便也探探路。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换辆真正的高级的山地车试试。

好车就是不一样,轮胎就不说了,变速档位更多,同样的坡上次我必须推上去,这次居然都是骑上去的 ,只是这高级车换档不是转把试的,我熟悉了很久才适应。这次大概是因为在下午骑,路上没有遇到摩托车手,感觉好很多。

半路上遇到拍照的Sherry,她很惊讶我这么快就骑到这里。不过悲剧很快就发生了,进了Long sault之后遇到第一个岔路,特意看了下地图,记得地图上说要按自行车标走,可这样走要左拐,上次好像是直着过去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按地图上说的左拐过去。一进去就是一个大上坡,好像和Joyce昨晚说的一致,看来这次是走对了。大概是因为坡太陡,光顾着埋头蹬车了,爬上坡顶没注意到一个隐蔽的右转,看着旁边自行车的标就一直向南冲下去,悲剧就此开始。开始冲的还挺爽,可越来感觉越不对,和上次骑的完全不一样,一路向南,居然骑过了高压线,这显然已经跑到终点南边去了,正确的话应该一直在终点北边骑才对。可看路标,一路上都有自行车的标记啊!

眼看着公里数已经超过了应有的距离,走错路看来是肯定的了,可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骑了。七拐八拐终于又回到了正确的路上,可没骑多久又遇到一个岔路,两边都有自行车标,看来这里面还真乱啊,看了下GPS,上次是往左拐的,这次也左拐吧。后来和Joyce确认,这里应该右拐才对。

终于骑回了停车场,Sherry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她已经感觉出我走错了路,从她给我照相的地方到这里不应该骑这么长时间。看看GPS记录,多骑了两公里多,时间还比上次短了,看来这两周的训练和高级山地车作用不小啊。

这次实地训练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换车之后速度大增,忧的是路走错的更离谱。

等了一会儿,火娃他们也到了,他要接着骑下一段,希望他不要像我这样走错路啊。

Tuesday, April 26, 2016

网站搬家中。。。

给网站搬个家,可惜结果不是很顺利,现在只能临时用这个了 :(

http://s622779761.online-home.ca/photohiker.net/

现在好了,域名指到新家了 :)
photohiker.net



Sunday, April 24, 2016

赛前训练 - Eldred King Woodlands



上周去了第六段探路,虽然已经尽了全力,但速度还是差的太多,远低于平均水平啊。

体力不行,所以去不去实地练习就不重要了,找个地形相似的地方练应该是一样的。因为其他朋友今天在Eldred King附近探路,我们决定也去那里。可惜我们还有一堆家务必需完成,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刚刚结束离开。

Eldred King这里以前来过几次,都是hiking,骑车还是第一次,记得里面有几个大坡。出来的匆忙,忘了带GPS,没法统计距离,只好按时间骑了。这里面地势还是有些起伏的,路况和比赛的路段有些相似,也是沙土,大概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沙土很硬,颠的厉害,完全不是上周那种被很多摩托车碾过的松散的感觉,这里倒是没有摩托车,不过有不少骑马和遛狗的。林间有很多很窄的小道,蜿蜒崎岖,山地车骑起来倒是很爽。因为是按时间骑,所以就非常随意了,随便钻来钻去,想练上坡,就在有上坡的地方多骑几圈,想练沙地,就在沙地里多骑几个来回。今天的感觉好多了,一个小时基本没停。我的车子轮胎不是真正的山地车胎,够宽但比较光滑,在沙石多的上坡即使蹬的动也会打滑,希望下周用朋友的车效果会好些。

虽然照了一张地图,可骑的时候根本没看,乱转了一个小时,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骑的。

 爬上一个大坡,喘喘气,喝口水,顺便照张像。前面虽然是下坡,也不敢撒开了冲下去。
  

guan

Saturday, April 23, 2016

春日暴走 - Hockley Heights Loop

早春时节,天气还是忽冷忽热。今日阳光明媚,虽然气温不高,但出去走走应该非常适合。如今整个冬天都忙着滑雪了,开春之后小伙伴们也都忙着跑步,这节奏缓慢的Hiking大概只有我们俩还在坚持了。

上周暴走20km之后感觉还不错,因此这周毅然选择了难度更大的Hockley Heights Loop。上午一到停车场,眼前的情景吓了我一跳,只见诺大的停车场中竟然停了满满三排,一个大的Hiking Group正在集结中。我们以为又碰上了某个Club的活动,看看没有地方停车,于是我们就退回了5th Line。反正是走个Loop,从哪里开始都无所谓。

停车之后正在换鞋的功夫就听见一阵清脆的敲击树干的声音。寻声一望,居然看见这只Yellow-bellied Sapsucker正在电线杆子上啄个不停,联想起当初在Algonquin遇见那只啄铁牌子的啄木鸟,这鸟儿们着实被这些人工的物件愚弄的不轻。

我们沿小路一路向北直奔Three Sisters。这三个大坡真陡,爬的我这个喘啊!林间已经有很多种野花陆续开放,春天来了,绚烂的花季也快到了。

娇羞的Trout Lily

Dutchman's Breeches,像一串小小的风铃

Spring Beauty,名副其实的春美人

含苞待放的Snow Trillium,再过两个星期她们就是林间的主角了

午后终于来到了Hockley Valley Provincial Park。还没进门就看见栅栏边上人头攒动,仔细一看正是在停车场遇到的那个Hiking Group。大家都是华人,又都说普通话,因此打过招呼之后我们就继续向前。没想到才走出去没多远大部队就从身后追了上来。想来他们是准备原路返回,于是我和Guanwei急忙闪在一旁给他们让路。此时队伍中一位男士突然停下来,走到Guanwei面前问"你们是Photohiker吗?你是GuanGuan?",见我们满脸惊奇,他摘下帽子和围巾,爽朗的大笑说“我是Fisher,老渔夫!”。闻听此言我们才恍然大悟。老朋友久别重逢,居然是在Bruce Trail上,真的是缘分啊!

和我们的许多朋友一样,Fisher也是通过我们的网站结识的。想来那是在2010年底,一晃竟然已经快6年了。我们这一代的技术移民,生活中有艰难,有辛酸,更有夫妻,家人和朋友间相互扶持的温暖与幸福。我们身边的朋友,大多都是有着相似的经历,共同的爱好。虽然近几年疏于联系,但如今见面还是份外的亲切。

和渔夫一道Hiking的是他们微信群中的朋友,我们有幸见到了群主Kevin。这可是一个好几百人的Group啊!其中好几位都说很喜欢我们的网站,让我俩心里也美滋滋的。大家边走边聊,此时才发现他们走得真快啊,我都快一溜小跑了都跟不上。因为我们路线不同,他们互道珍重后他们上了Side Trail,我们沿Main Trail继续前行。

走出Hockley Valley Park,穿过Hockley Rd.,我们才完成了总行程的2/3,前方还有遥远的8km。经过Hockley Resort的时候发现这里遍地焦糊,应该是经历过Controlled Fire。最搞笑的是草丛里满是烧焦的高尔夫球。如今嫩嫩的野草刚刚开始发芽,真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沿途拍到的好鸟,Northern Flicker。

小胖鸟,只拍到个背影,疑似Hermit Trush
 Yellow-bellied Sapsucker。这家伙的保护色也是一绝,明明听见声音就在头顶,可任凭我在树下左瞄右看就是找不到他的身影。直到他转过身来,头顶的那一抹红色才总算让我分辨清楚。

 爬到滑雪场顶端,小腿已经酸痛的厉害,膝盖下坡时也开始隐隐作痛。今天这一路爬升多,看来还是锻炼不够啊!最后历时近7小时才终于走完全程。上车之前,居然又听到了熟悉的敲击声,再一看,那只Sapsucker居然在另一根电线杆子是正啄得起劲儿呢。也不知这家伙忙了一天有没有找到虫儿吃啊,真让人着急。




Sunday, April 17, 2016

赛前训练 - Stage 6

连续参加了两届Oak Ridges Adventure接力赛,今年小伙伴们依然热情高涨。不过今年的队员有些变化,David和70因为工作关系不能参赛,所以大家把各个赛段参赛人员重新安排了一下,我被调整到了第六段。这是一段纯山地车的赛段,以前因为忙着在自己的第八段练习,还从来没有来探过路呢。

昨天暴走二十多公里,晚上又把自行车收拾了一下,今天准备探探路,熟悉一下路线和路况。

出发前看地图,说这段有不少沙土路,等上了Trail,才真正体会到是什么情况。先是一段农场边上专供大型农机进出用的土路,有些地方已经压出一尺多深的车辙。一路频繁上坡,今年初次骑车,体力还真跟不上。

离开农场,骑了一小段公路后,拐进了树林,大概是因为这里正在伐木,路上到处是枯枝败叶,好在我的车还是宽胎,能压过去,不过一不小心走错了一段,还好发现的及时,很快又回到了正道。

走上正路没多久,Trail就和越野摩托的车道汇合在一起了,时不时的遇到一群一群的越野骑手轰鸣而过。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架势,本来已经累的两腿发酸,看到这狼烟四起的队伍,感觉还是停车靠边比较安全。他们的车马力强劲,路上的土都被翻的十分松软,遇到上坡根本用不上力,蹬起来后轮就打滑。现在才是初春,车手们才刚刚出动,等到六月比赛时,这段路还不知道会是什么路况呢。

好不容易进了Long Sault 保护区,终于远离了摩托车的骚扰。沙土路况稍有改善,不过还是十分颠簸,感觉真是上坡蹬不动,下坡不敢冲啊。因为今天主要目的是探路,所以没有太在意速度,不过说实话,就是在意,我现在也没有那个体力啊。

边走边看地图,最后终于准确的找到了赛段终点,Sherry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初次训练,基本完美完成探路目标,对路况有了大致了解。看GPS记录,一共用了一小时十分钟,比前年Joyce的46分钟和去年Paul的54分钟慢了很多。差距太大了,看来要好好锻炼一下,虽说重在参与,但成绩也不能太差啊。

训练结束后去Costco加油吃饭,休整了一下之后直接南下来到湖边的Second Marsh。今天的天气更暖和,春光明媚的,在外面走走很舒服。迁徙的鸟儿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回来了,最闹腾的就是红翅黑鸟,样子不好看,还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

Eastern Phoebe,也开始忙着搭窝了

White-Breasted Nuthatch


最经典的Pose

 Brown Creeper,这羽毛和树皮真分不出差别

 Song Sparrow,虽然其貌不扬,但叫声婉转悦耳

American Goldfinch。天气暖和起来,小雀们都回来了,观鸟的黄金季节马上就要到了。

Saturday, April 16, 2016

春日暴走 - Dufferin Quarry

今年的春天脚步迟缓,但总算是在五月之前来到了身边。这周气温从上周的零下陡升至17度,脱了羽绒服直接就可以穿短袖了。春光明媚,艳阳高照,这样的日子肯定要出去走一走。我们选了熟悉的Dufferin Query Trail,20km Loop,开启了雪季过后的暴走模式。

一早出门,上午十点准时开走。刚走到Trail Head只见Guanwei就掏出大白来对着只普通的小山雀拍个不停,仔细一看原来这家伙正在搭建爱巢呢。两只鸟儿轮流在白桦树上掏洞,干得十分起劲儿。

以前几次走这条Trail都是顺时针,这次Guanwei建议逆时针走。进了Hilton Falls Conservation后先经过北面的沼泽地,远远的看见几只鸭子慢悠悠的游了过去。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绿头鸭,拉近一看才发现是没见过的品种。再拍的时候已经离得很远了,勉强拍下了一只。

Ring-necked Duck,那花嘴很有特色

Hepatica,春日里最早绽放的小小野花,中文叫做雪割草。在遍地的枯枝败叶间,娇小的白色花朵简直不易察觉,简单素雅之间孕育着春日的明媚


这一抹淡淡的紫色更是添了一份娇艳

 Hilton Falls到此一游

在Escarpment边缘盘旋不停的Turkey Vulture

 美丽的飞蛾

这反向走下来沿途看到的景致仿佛与以前大不相同,很奇特的感觉。最终历时7小时,走完了21.7km。今天感觉尚可,没有像去年春天走时累得精疲力尽。不过比起小伙伴们还是差得太远了。如今的我几乎已经是队伍中最弱的成员了,毋庸置疑,小分队中最厉害的是雪马三天王,紧随其后的是跑马的大姐和海陆空通吃的大哥。二哥二姐和Allison身体素质一贯超强,Eva经过一个雪季锻炼体力大增,已经晋升为接力赛主力队员了,就连一直半血的QQ如今都满血复活,强势复出了。再看看我,还只能做忠实的啦啦队员兼后勤。唉,如今不嫌弃我弱的大概只有Guanwei了吧。



Friday, April 8, 2016

周末Hiking - Seaton trail.

今年的冬天真是奇怪,二月份暖的像四月,到了四月却冷得像二月份。

虽然今天气温陡降到了零下四度,我们还是在忙碌之余来到了久违的Seaton trail。上周我们走了北边的一段,这周准备走一下南边的部分。

一路上没有什么风景,林中到处是未化的冰,阳光下遍地烂泥积水,看来实在不是个hiking的好日子啊。



Saturday, April 2, 2016

寒冬依旧

转眼快到清明了,可天气却一天比一天冷,周六还是雨夹雪,到周日干脆就大雪纷飞了。上周远游回来家务还没做,这周得好好在家干活了。Guanwei还要抽时间加班,因此就在买菜之余去附近的Trail走了走,和散步差不多。

 早春的嫩叶上洒满晶莹的露珠

 Song Sparrow,叫声婉转悦耳

Seaton Trail上的小水塘和水坝,每次来都会拍照留念。没准儿哪天也退湖还河了呢


 蜿蜒的木板路也免不了要拍一张。刚刚剪了头发的Guanwei显得胖了许多

 路边的野花

周六晚上的一场雨雪,早春竞相开放的野花都饱受摧残, 这花瓣都冻得透明了


 状如鸢尾的小花,在野外很少见


含苞待放,恐怕这场冰雪过后就该凋零了

春天啊春天,春天在哪里啊?